农历
 
 
首  页 业内动态 风水培训 学习园地 名师推介 办公室风水 商业风水
家居风水 学术论著 取名择日 风水旅游 网站简介 风水吉祥物 联系方式
 
 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 ------曾祥裕风水团队参观萧军墓园随笔
2020/10/10 17:17:44 本站原创 佚名
 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------曾祥裕风水团队参观萧军墓园随笔

(温情提示:金秋十月曾祥裕风水团队隆重推出岭南贵族风水名地野外实践课目    岭南风水名地考察 、现场教学  名额有限 报名从速,联系电话13766307454)

曾祥裕 曾海亮

人们一谈到萧军,自然就想到萧红,这两位文学才子曾经有过一段相互搀扶的岁月。他们相知、相爱、相离,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苦旅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曾祥裕风水团队怀着萧军文学才华的仰慕,曾考察了萧军墓风水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两人爱情浓烈时的合影

墓地在萧军公园底部的一个右侧地方,前有萧军雕像,墓座为大理石,后面有一纪念诗墙,为萧军的一段语录,两侧松柏簇拥,墓座为大理石,经测,坐向为癸山丁向兼子午。

萧军是幸运的,生前尽管命运坎坷,但是他毕意熬到文革结束看到中国改革开放大幕的掀起。他毕竟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享受到了人生荣耀;毕竟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,有一个纪念他的纪念馆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而他生前的爱人萧红1942年1月13日,被医生误诊为喉瘤,喉管开刀,病情恶化。18日,确诊为恶性气管扩张,第二次动手术换喉头呼吸管。21日,所住医院被日军占领,改为日本战地医院,病人全部被驱逐。22日,在战争与病痛的折磨中,她与世长辞,年32岁。

  病重的日子里,她已不能说话,只用笔在纸上写道:“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,留得那半部‘红楼’给别人写了”,“半生尽遭白眼冷遇……身先死,不甘,不甘”。寥寥数语,写尽了一生的痛苦与挣扎、漂泊与无奈、奋斗与成就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 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作为女人,她几乎承受了那个动荡时代的全部屈辱——父亲的绝情绝义、未婚夫的始乱终弃、丈夫的背信弃义、爱人的临阵逃离;全部苦难——仅仅为了活命的生存苦难、维护民族尊严的战争苦难、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制、种种病痛对身体的折磨……她颠沛流离于哈尔滨、上海、日本、北京、重庆、香港之间,独自以柔弱之躯抵御着饥饿、寒冷、病魔、战火,不然又能怎样呢?她的家早就对她关死了门,她的国正被片片蚕食,她的爱要么被践踏,要么得不到回应,她的一生啊,多的是凄苦、误解和嘲讽,少的是欢乐、安宁与温情。绕树三匝,无枝可依,一只盘旋徘徊在20世纪初荆棘林里的鸟儿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观萧红其人,读萧红作品,令人想到《荆棘鸟》扉页上的那段话:

 有一个传说,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……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,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,直到如愿以偿,才歇息下来。然后,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、最尖的棘刺上,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。在奄奄一息的时刻,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,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。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,曲终而命竭。然而,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,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。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……

  两萧6年爱情生活,让萧红至死难以忘怀,还给萧军留下《生死场》的版权!这份沉甸甸的爱,真是感天动地!

而在萧军那儿却平静的有点冷漠,他说,“作为一个六年文学上的伙伴和战友,我怀念她;作为一个有才华、有成绩、有影响的作家,不幸短命而死,我惋惜她;如果从‘妻子’意义来衡量,她离开我,我并没有什么‘遗憾’之情!……也许可以这样说:在文学事业上,她是个胜利者!在个人生活意志上,她是个软弱者、失败者、悲剧者!”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有人说,两萧的最后分手,既有性格的冲突,也有萧军的大男子主义的粗暴,伤害了萧红柔弱的心。而且萧军容纳不了萧红的文化才华超过自己。因为萧红在文学上的飞速进步,在萧军心里,或多或少,都会形成一个落差。男尊女卑的关系被打破了,丈夫的权威性和自尊心受到了挑战,家庭矛盾,这便像是强压的水里的木块,一旦释放压力,它必然会慢慢浮上来。

 从两萧的生前死后的遭遇,我们就不难理解:两情分离受害最深的是女性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
 
 
 
   业内动态 更多>>
· 10月1日,我们报名参加赣州杨公古法风水传承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考察扬州一代大文豪朱自清故
· 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
· 曾祥裕团队风水杨州行 小巷深处访古 揭秘古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东北之行 感悟长春净月潭北普
· “十龙聚龟”形象地呈现了赣州古城龙水交会
· 花无百日红 这个世界一切在迅速变化之中 昔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参与泉州鲤城乌石民俗文化村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赴龙虎山逍遥城考察风水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东莞之行考察民族英雄袁崇焕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浙江之行拜谒马寅初先生陵墓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到青岛看海,看山,看建筑 发现
 
   学术论著 更多>>
· 见坟辨吉凶
· 梅州客家民俗一一葬礼
· 风水龙穴砂水是一个系统工程
· 从梅州五华辉俊女足冲超成功谈客家女气质阳
· 梅州五华棉洋寻龙证穴记
· 曾祥裕考察梅州五华洛阳围曾氏蟹形祠
· 戴均元与清慕陵
· 北京天坛的秘密 ,你知多少
· 吴庆洲:古人的智慧,城市选址防洪减灾
· 曾祥裕:中医药情结驱使我千里寻访医圣张仲景
· 曾祥裕:   春节那一抹抹温馨的记忆
· 中国人发明的罗盘藏有天地秘密
 
   学习园地 更多>>
· 约起!7月1日, 赣州举办杨公古法风
· 祭祖母文
· 民俗知识:拜祭土地神
· 祭告山神土地祭文
· 熟悉民俗  阴宅呼赞
· 《墓碑和牌位的规范写法》(民俗知
· 5月29日至6月3日,曾祥裕将在北京
· 龙水交媾三元大卦
 
   名师推荐 更多>>
徐静
姚成林:融风水命理以及中医养生于一体
符仁:港澳著名风水养生专家
曾中贵:擅长杨公风水术  活跃广东风水界
 
 
主办单位:广州杨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风水总顾问曾祥裕 QQ 175613195 联系电话 19907975916、 13766307454
Copyright www.gzygf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 ------曾祥裕风水团队参观萧军墓园随笔
2020/10/10 17:17:44 本站原创 佚名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------曾祥裕风水团队参观萧军墓园随笔

(温情提示:金秋十月曾祥裕风水团队隆重推出岭南贵族风水名地野外实践课目    岭南风水名地考察 、现场教学  名额有限 报名从速,联系电话13766307454)

曾祥裕 曾海亮

人们一谈到萧军,自然就想到萧红,这两位文学才子曾经有过一段相互搀扶的岁月。他们相知、相爱、相离,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苦旅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曾祥裕风水团队怀着萧军文学才华的仰慕,曾考察了萧军墓风水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两人爱情浓烈时的合影

墓地在萧军公园底部的一个右侧地方,前有萧军雕像,墓座为大理石,后面有一纪念诗墙,为萧军的一段语录,两侧松柏簇拥,墓座为大理石,经测,坐向为癸山丁向兼子午。

萧军是幸运的,生前尽管命运坎坷,但是他毕意熬到文革结束看到中国改革开放大幕的掀起。他毕竟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享受到了人生荣耀;毕竟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,有一个纪念他的纪念馆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而他生前的爱人萧红1942年1月13日,被医生误诊为喉瘤,喉管开刀,病情恶化。18日,确诊为恶性气管扩张,第二次动手术换喉头呼吸管。21日,所住医院被日军占领,改为日本战地医院,病人全部被驱逐。22日,在战争与病痛的折磨中,她与世长辞,年32岁。

  病重的日子里,她已不能说话,只用笔在纸上写道:“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,留得那半部‘红楼’给别人写了”,“半生尽遭白眼冷遇……身先死,不甘,不甘”。寥寥数语,写尽了一生的痛苦与挣扎、漂泊与无奈、奋斗与成就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 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作为女人,她几乎承受了那个动荡时代的全部屈辱——父亲的绝情绝义、未婚夫的始乱终弃、丈夫的背信弃义、爱人的临阵逃离;全部苦难——仅仅为了活命的生存苦难、维护民族尊严的战争苦难、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制、种种病痛对身体的折磨……她颠沛流离于哈尔滨、上海、日本、北京、重庆、香港之间,独自以柔弱之躯抵御着饥饿、寒冷、病魔、战火,不然又能怎样呢?她的家早就对她关死了门,她的国正被片片蚕食,她的爱要么被践踏,要么得不到回应,她的一生啊,多的是凄苦、误解和嘲讽,少的是欢乐、安宁与温情。绕树三匝,无枝可依,一只盘旋徘徊在20世纪初荆棘林里的鸟儿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观萧红其人,读萧红作品,令人想到《荆棘鸟》扉页上的那段话:

 有一个传说,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……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,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,直到如愿以偿,才歇息下来。然后,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、最尖的棘刺上,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。在奄奄一息的时刻,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,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。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,曲终而命竭。然而,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,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。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……

  两萧6年爱情生活,让萧红至死难以忘怀,还给萧军留下《生死场》的版权!这份沉甸甸的爱,真是感天动地!

而在萧军那儿却平静的有点冷漠,他说,“作为一个六年文学上的伙伴和战友,我怀念她;作为一个有才华、有成绩、有影响的作家,不幸短命而死,我惋惜她;如果从‘妻子’意义来衡量,她离开我,我并没有什么‘遗憾’之情!……也许可以这样说:在文学事业上,她是个胜利者!在个人生活意志上,她是个软弱者、失败者、悲剧者!”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有人说,两萧的最后分手,既有性格的冲突,也有萧军的大男子主义的粗暴,伤害了萧红柔弱的心。而且萧军容纳不了萧红的文化才华超过自己。因为萧红在文学上的飞速进步,在萧军心里,或多或少,都会形成一个落差。男尊女卑的关系被打破了,丈夫的权威性和自尊心受到了挑战,家庭矛盾,这便像是强压的水里的木块,一旦释放压力,它必然会慢慢浮上来。

 从两萧的生前死后的遭遇,我们就不难理解:两情分离受害最深的是女性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
主办单位:广州杨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总经理 曾中贵,风水总顾问曾祥裕
QQ 2738571620 电话 13802426318、137980216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