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历
 
 
首  页 业内动态 风水培训 学习园地 名师推介 办公室风水 商业风水
家居风水 学术论著 取名择日 风水旅游 网站简介 风水吉祥物 联系方式
 
 
城东旧事:赣州古城赣江路的前身今世
2022/7/12 15:49:56 本站原创 佚名
 

 城东旧事:赣州古城赣江路的前身今世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曾祥裕   

    生命中对出生地有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。我的出生地在赣州古城的赣江路,我在这条有名的古街生活了整整40年。

    赣江路位于赣州老城区东北部,位置在贡江左岸古城墙内侧,从大公路和中山路交界处至东河大桥拱桥。 所以,人们习惯说去赣江路,说成是去东门。

    赣江路是一条具有民国建筑风格的骑楼街,沿街二层建筑上下贯通。骑楼方便躲雨,我小学就读于大公路二校,下雨天只要跑进赣江路,就如头上有一把撑开的大伞,可顺顺当当地走回家。炎夏 ,骑楼可为行人遮阳。那时家家户户没有风扇,男女老少晚上往往睡在骑楼下,既可乘着凉风入睡,又可避免露水湿身。

   我家住在城墙脚下一栋骑楼房,二层楼房,打开后门就可上古城墙。我小时候习惯坐在城墙垛上念书,因为视野开阔,河对岸就是马祖岩。我印象最深的是贡江一发大水,洪水上岸从城墙缝隙就倒灌进家中地面。此时全家人挤在楼上生活。古城墙上成了主要交通通道,城里人喜欢凑热闹,挤上城墙看洪水。城墙下就是一整排船只,一直排到涌金门。

    赣江路是一条手艺人聚集地。

    生活在古街上的人看病方便,靠西一头数过来有何忠材眼科诊所、聂根生的中草药、 廖文标伤科、陆飞标跌打伤科店、李明华的西医诊所和郭春林的中草药店。

   文革时不少外来游医来到赣江路东河大桥底下摆摊设点,开场白往往是舞刀弄棍或变魔术吸引观者的目光。他们当中不少真本事。记得我在东河大桥底下,看到一个山东大汉平躺在一条长椅上,腹部放着一块大石,助手挥舞铁锤猛击。石板碎了,但是他安然无恙。

   郭春林中草药店就在我家斜对面,文革中不少农村转来蛇咬伤的危重病人请郭医师抢救,他用内治外敷,很快使奄奄一息的病人转危为安。

   街上杂七杂八的店多。

    我家对面是黄家石刻店,这是一家百年老店,传承者大毛和小毛,现在随着电脑石刻兴起,他们不再从事古老石刻。

    我的左邻有胡庭禄、陈仁贵、肖世禄、俞盛茂等五六家打铁店,他们赚钱的大业务就是为锻造船上铁锚大件活,很辛苦!

   隔壁的邱大爷是个裁缝师傅,我们一家人的新衣都由他做。他是福建长汀人,心善的老人。我家母手头钱不够开支时,常向他借钱,每次他都二话不说掏钱包借给我们。邱大爷喜欢看报,我参加工作后每天都要送上当日的报纸给他看。他说,你不是我的亲人胜过亲人!我心想,你老人家关心过我们家,我自然要回报啦!可惜邱大爷晚景凄凉,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服装大流通,也更便宜好看,断了裁缝师傅的生意。邱大爷因生意惨淡,心情忧郁。据说他一人走向贡江河上的浮桥,投河自尽。唉!邱大爷,你是一个好人,在天之灵安息吧!

    赣江路水堑口的金家炉子店也很有名气。他们世袭传承手工烧炉子手艺,我读中学时还同街邻同伴为他们拉过黄泥巴,赚个零用钱。

    街邻还有王家和黄家纺纱店以及毛家染衣店。黄家和王家文革中被划为资本家,都被红卫兵抄过家,我亲眼看到红卫兵监督资本家子女挖墙和刨地,搜查有无埋着金银财宝。

    赣江路中段有新城门,方便船员上岸后购物和休闲。所以,赣江路一条街还有不少饮食店和茶店以及小百货店和副食品店。

    我父亲喜欢泡茶,茶店离家二百多米路,他往往吃饭时都还在茶店与朋友喝茶聊天,母亲就叫我去请他回家吃饭。

    赣江路的骑楼都是木板房,隔墙有耳,说话稍大声点,就会被邻居听到。也许距离太近了,更易产生磨擦。

   邻居之间闹矛盾是常有的事。我观察到,做蚊香的老邱家就与打铁的老陈家矛盾很深,家长之间互不聊天。但是,两家小孩还是有来往。

   隔壁的刘晓春老中医与徐老太也合不来。他们两家都是老人,小孩不在身边。我读高中至参加工作一段时间,都是我为他们挑水吃。有时,他们之间发生吵架,我夹在中间为他们和稀泥。 

   我的少年都是在贡江和城墙上与小伙伴玩乐。攀爬城墙是我们的绝活,个个像猴子似的,一瞬间就从城墙下攀爬到城墙上。但是骏马也有闪失时。我脑门上一条伤痕就是爬城墙摔下跌伤的记录。

        我们的活动空间还从赣江路延伸到夜光山,夜光山旧时是贡江边的小山丘,再走进去就荷包塘和蕻菜塘,塘连塘,连成一片。我们小时候就在塘里捕鱼,但是生产队的人看到了会来驱赶。但更多的是在塘与塘的小沟捕小鱼。

    赣江路虽是普通百姓聚住区,但是也隐藏着有身份的人家。

    赣江路有一家染衣店,老板叫张鹤龄,戴着一幅黑框边大眼镜,手拿文明杖。他夫人白皮嫩肉,一看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气质富贵。据说,张老板有文化,在大革命时期曾在瑞金根椐地,在刘少奇手下工作过,因当时身体欠佳,没有去长征,躲进了赣州。1949年解放赣州时,他去打开东大门,迎接解放军。解放后邻居才知道他的历史,大家还看过刘少奇亲笔写给他的信。解放后,任过赣州房产局局长,又任过赣州森林工业局局长。不过因与刘少奇有关系,张老板在文化大革命受批斗,不久就因哮喘病去世了。

       赣江路平民百姓,讲义气,谁家有红白喜事,大家都会争着向前。谁家的孩子不本分,犯事了,争着训导。

    我记忆中赣江路的变迁最大时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。七十年代时,不少老店如打铁店、雨伞店、炉子店、拖板子店、染衣店等,因无生意纷纷关门。此时街上行人更少了,到了晚上显得冷清。

    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后,改革开放热浪带动下,赣江路这块商业土壤又喜逢春风,生机勃勃,逐渐有了一些店铺,有本地的居民做些小生意,更多的店主来自福建、广东等地的商人,他们租下一个个店面就开始营生。能干的于都人和瑞金人多开布匹批发店,各种各样花色绚丽的布匹亮了大家的眼睛。 广东人多做小家电批发生意后来,福建人多做海鲜之类的生意。家家户户的店铺都开起承租给别人多起来了。我家也不例外,经营过酒和卷筒纸、肥皂、洗衣粉之类小商品。那时我家的日子更滋润起来,母亲沧桑脸上笑容多起来啦。

  一时间赣江路成了赣南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,商贾云集,车水马龙。 南来北往的货物在这里中转,东奔西走的商客在这里采购,从早上8时开张,到晚上10时打烊,摩肩接踵,川流不息。堵车是常态,我骑自行车回家远远看到家门口就是久久堵在路上回不了家。

    好日子过了大约七、八年,到了1996年赣江路批发店生意清淡起来,后来随着地产商王老五在五里亭建设贸易大市埸,赣江路批发一条街打上句号,退出历史舞台。时光列车驶入二十一世纪初,赣江路旧房改造,2009年之后,进入大拆迁阶段。这条街的骑楼也随着消失。 赣江路成了半边街,城墙一侧成了绿化带。    

   记得那时,赣江路的1100余户居民真的听政府的话,说拆就搬。祖祖辈辈住在赣江路的老居民,搬迁分别时大家相抱痛哭,互相叮嘱要多联系。此情此景,让我见之感动地热泪盈眶!人间自有真情在呀!  

      改造后的赣江路剩下半边街,建筑以灰白两色为主,临街建筑也为骑楼风貌,二至三层楼高,屋面为徽派风格灰瓦坡屋面,整体风貌与古城墙相协调。不过,我倒觉得赣江路现在的面貌不如旧时骑楼一条街有味道,更有南方风情。

   往事如贡江长流水,一去不复返。我也步入老年行列,每每路过赣江路时我就会深情回忆起城东旧事。那富有人情味一幕幕情景,定格在我心灵版图上,温馨记忆伴随我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!

   


 
 
 
   业内动态 更多>>
· 技多不压身!学风水到赣州,曾祥裕将于7月21日
· 天台山国清寺的选址和布局彰显隋代高僧智越
· 城东旧事:赣州古城赣江路的前身今世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夏游闽南建筑博物馆---南安蔡
· 我们到兴国三僚看什么?古村落的布局和风水景
· 梅州考察 意外发现中国言情小说开山鼻祖张资
· 美丽千岛湖 湖底竟躺着一座震惊世人的千年遂
· 曾祥裕风水团队在山东临沂考察城市的格局
· 易学文化学者曾祥裕从风水视角解读曲江的人
· 曾祥裕: 游广西蒙山天书峡谷   体悟古人喝形
· 申工农法:向世上奉献 名副其实的绿色生态高
· 曾祥裕应广东福主之邀为度假山庄作风水规划
 
   学术论著 更多>>
· 肇庆高要八卦村----承载着中国乡民“道法自
· 风水的文化记忆与地域空间的意象化——以福
· 见坟辨吉凶
· 梅州客家民俗一一葬礼
· 风水龙穴砂水是一个系统工程
· 从梅州五华辉俊女足冲超成功谈客家女气质阳
· 梅州五华棉洋寻龙证穴记
· 曾祥裕考察梅州五华洛阳围曾氏蟹形祠
· 戴均元与清慕陵
· 北京天坛的秘密 ,你知多少
· 吴庆洲:古人的智慧,城市选址防洪减灾
· 曾祥裕:中医药情结驱使我千里寻访医圣张仲景
 
   学习园地 更多>>
 
   名师推荐 更多>>
徐静
姚成林:融风水命理以及中医养生于一体
符仁:港澳著名风水养生专家
曾中贵:擅长杨公风水术  活跃广东风水界
 
 
主办单位:广州杨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风水总顾问曾祥裕 QQ 175613195 联系电话 19907975916、 13766307454
Copyright www.gzygf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城东旧事:赣州古城赣江路的前身今世
2022/7/12 15:49:56 本站原创 佚名

 城东旧事:赣州古城赣江路的前身今世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曾祥裕   

    生命中对出生地有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。我的出生地在赣州古城的赣江路,我在这条有名的古街生活了整整40年。

    赣江路位于赣州老城区东北部,位置在贡江左岸古城墙内侧,从大公路和中山路交界处至东河大桥拱桥。 所以,人们习惯说去赣江路,说成是去东门。

    赣江路是一条具有民国建筑风格的骑楼街,沿街二层建筑上下贯通。骑楼方便躲雨,我小学就读于大公路二校,下雨天只要跑进赣江路,就如头上有一把撑开的大伞,可顺顺当当地走回家。炎夏 ,骑楼可为行人遮阳。那时家家户户没有风扇,男女老少晚上往往睡在骑楼下,既可乘着凉风入睡,又可避免露水湿身。

   我家住在城墙脚下一栋骑楼房,二层楼房,打开后门就可上古城墙。我小时候习惯坐在城墙垛上念书,因为视野开阔,河对岸就是马祖岩。我印象最深的是贡江一发大水,洪水上岸从城墙缝隙就倒灌进家中地面。此时全家人挤在楼上生活。古城墙上成了主要交通通道,城里人喜欢凑热闹,挤上城墙看洪水。城墙下就是一整排船只,一直排到涌金门。

    赣江路是一条手艺人聚集地。

    生活在古街上的人看病方便,靠西一头数过来有何忠材眼科诊所、聂根生的中草药、 廖文标伤科、陆飞标跌打伤科店、李明华的西医诊所和郭春林的中草药店。

   文革时不少外来游医来到赣江路东河大桥底下摆摊设点,开场白往往是舞刀弄棍或变魔术吸引观者的目光。他们当中不少真本事。记得我在东河大桥底下,看到一个山东大汉平躺在一条长椅上,腹部放着一块大石,助手挥舞铁锤猛击。石板碎了,但是他安然无恙。

   郭春林中草药店就在我家斜对面,文革中不少农村转来蛇咬伤的危重病人请郭医师抢救,他用内治外敷,很快使奄奄一息的病人转危为安。

   街上杂七杂八的店多。

    我家对面是黄家石刻店,这是一家百年老店,传承者大毛和小毛,现在随着电脑石刻兴起,他们不再从事古老石刻。

    我的左邻有胡庭禄、陈仁贵、肖世禄、俞盛茂等五六家打铁店,他们赚钱的大业务就是为锻造船上铁锚大件活,很辛苦!

   隔壁的邱大爷是个裁缝师傅,我们一家人的新衣都由他做。他是福建长汀人,心善的老人。我家母手头钱不够开支时,常向他借钱,每次他都二话不说掏钱包借给我们。邱大爷喜欢看报,我参加工作后每天都要送上当日的报纸给他看。他说,你不是我的亲人胜过亲人!我心想,你老人家关心过我们家,我自然要回报啦!可惜邱大爷晚景凄凉,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服装大流通,也更便宜好看,断了裁缝师傅的生意。邱大爷因生意惨淡,心情忧郁。据说他一人走向贡江河上的浮桥,投河自尽。唉!邱大爷,你是一个好人,在天之灵安息吧!

    赣江路水堑口的金家炉子店也很有名气。他们世袭传承手工烧炉子手艺,我读中学时还同街邻同伴为他们拉过黄泥巴,赚个零用钱。

    街邻还有王家和黄家纺纱店以及毛家染衣店。黄家和王家文革中被划为资本家,都被红卫兵抄过家,我亲眼看到红卫兵监督资本家子女挖墙和刨地,搜查有无埋着金银财宝。

    赣江路中段有新城门,方便船员上岸后购物和休闲。所以,赣江路一条街还有不少饮食店和茶店以及小百货店和副食品店。

    我父亲喜欢泡茶,茶店离家二百多米路,他往往吃饭时都还在茶店与朋友喝茶聊天,母亲就叫我去请他回家吃饭。

    赣江路的骑楼都是木板房,隔墙有耳,说话稍大声点,就会被邻居听到。也许距离太近了,更易产生磨擦。

   邻居之间闹矛盾是常有的事。我观察到,做蚊香的老邱家就与打铁的老陈家矛盾很深,家长之间互不聊天。但是,两家小孩还是有来往。

   隔壁的刘晓春老中医与徐老太也合不来。他们两家都是老人,小孩不在身边。我读高中至参加工作一段时间,都是我为他们挑水吃。有时,他们之间发生吵架,我夹在中间为他们和稀泥。 

   我的少年都是在贡江和城墙上与小伙伴玩乐。攀爬城墙是我们的绝活,个个像猴子似的,一瞬间就从城墙下攀爬到城墙上。但是骏马也有闪失时。我脑门上一条伤痕就是爬城墙摔下跌伤的记录。

        我们的活动空间还从赣江路延伸到夜光山,夜光山旧时是贡江边的小山丘,再走进去就荷包塘和蕻菜塘,塘连塘,连成一片。我们小时候就在塘里捕鱼,但是生产队的人看到了会来驱赶。但更多的是在塘与塘的小沟捕小鱼。

    赣江路虽是普通百姓聚住区,但是也隐藏着有身份的人家。

    赣江路有一家染衣店,老板叫张鹤龄,戴着一幅黑框边大眼镜,手拿文明杖。他夫人白皮嫩肉,一看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气质富贵。据说,张老板有文化,在大革命时期曾在瑞金根椐地,在刘少奇手下工作过,因当时身体欠佳,没有去长征,躲进了赣州。1949年解放赣州时,他去打开东大门,迎接解放军。解放后邻居才知道他的历史,大家还看过刘少奇亲笔写给他的信。解放后,任过赣州房产局局长,又任过赣州森林工业局局长。不过因与刘少奇有关系,张老板在文化大革命受批斗,不久就因哮喘病去世了。

       赣江路平民百姓,讲义气,谁家有红白喜事,大家都会争着向前。谁家的孩子不本分,犯事了,争着训导。

    我记忆中赣江路的变迁最大时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。七十年代时,不少老店如打铁店、雨伞店、炉子店、拖板子店、染衣店等,因无生意纷纷关门。此时街上行人更少了,到了晚上显得冷清。

    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后,改革开放热浪带动下,赣江路这块商业土壤又喜逢春风,生机勃勃,逐渐有了一些店铺,有本地的居民做些小生意,更多的店主来自福建、广东等地的商人,他们租下一个个店面就开始营生。能干的于都人和瑞金人多开布匹批发店,各种各样花色绚丽的布匹亮了大家的眼睛。 广东人多做小家电批发生意后来,福建人多做海鲜之类的生意。家家户户的店铺都开起承租给别人多起来了。我家也不例外,经营过酒和卷筒纸、肥皂、洗衣粉之类小商品。那时我家的日子更滋润起来,母亲沧桑脸上笑容多起来啦。

  一时间赣江路成了赣南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,商贾云集,车水马龙。 南来北往的货物在这里中转,东奔西走的商客在这里采购,从早上8时开张,到晚上10时打烊,摩肩接踵,川流不息。堵车是常态,我骑自行车回家远远看到家门口就是久久堵在路上回不了家。

    好日子过了大约七、八年,到了1996年赣江路批发店生意清淡起来,后来随着地产商王老五在五里亭建设贸易大市埸,赣江路批发一条街打上句号,退出历史舞台。时光列车驶入二十一世纪初,赣江路旧房改造,2009年之后,进入大拆迁阶段。这条街的骑楼也随着消失。 赣江路成了半边街,城墙一侧成了绿化带。    

   记得那时,赣江路的1100余户居民真的听政府的话,说拆就搬。祖祖辈辈住在赣江路的老居民,搬迁分别时大家相抱痛哭,互相叮嘱要多联系。此情此景,让我见之感动地热泪盈眶!人间自有真情在呀!  

      改造后的赣江路剩下半边街,建筑以灰白两色为主,临街建筑也为骑楼风貌,二至三层楼高,屋面为徽派风格灰瓦坡屋面,整体风貌与古城墙相协调。不过,我倒觉得赣江路现在的面貌不如旧时骑楼一条街有味道,更有南方风情。

   往事如贡江长流水,一去不复返。我也步入老年行列,每每路过赣江路时我就会深情回忆起城东旧事。那富有人情味一幕幕情景,定格在我心灵版图上,温馨记忆伴随我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!

   


主办单位:广州杨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总经理 曾中贵,风水总顾问曾祥裕
QQ 2738571620 电话 13802426318、13798021688